2012年2月19日 星期日

在那個我不知道的未來


說起來有點可怕,我開始覺得日子過起來厭煩無比。明天即將開學,我二年級了,下學期。明天我將要去辦理就學貸款的延續,每個學期一次,在每個開學的第一天。希望你不會覺得我這樣說是因為我是一個被嬌寵的小孩,不知人間疾苦,只會空口說大話,事實上,我也很希望我不是。我會厭倦生活,除了不知未來的走向,和日漸增加的貸款、不負責任的爸爸也有關。而最重要的,是我這副完全不受控制的身體,帶給我非常多的痛苦。



我雖然替自己制定了一整套未來走向的方案,也在過去的一年半中積極實行,但是有限的身體卻限制了我的行動,很多事情超出預料,完全無法照表操課,自然進度也是毫無所動,而且還深陷在痛苦之中。
這在外表大概無法很明確地看出來,甚至連我媽媽大概也毫無所覺至少她表面上是這樣說的。



我發現在寒假期間我的身體有較好一些,準時上床、茹素、規律作息。這是我在開學之後完全無法控制的。夜間上課使我回到家時已經深夜,而常態性的焦躁與失眠更是讓我的身體狀況每日愈糟。我的身體已經在過去幾年中全身不曾間斷的發炎與破損中迅速老化,而過去的一年以來,我更是意識到老化已經向內腐蝕,到我的器官及內臟。我知道這是因為自從我國中以來就不曾睡個好覺,而且精神上常常處於極度緊繃的狀態。儘管我還未滿二十歲,但我的身體卻已經老了。



我意識到這不正常,盡管器官再老化、皮膚表面出現大量褐斑(看起來更像老人斑),但我的癒合速度卻可以於半天之內結痂、三天掉落。而新生的傷口,卻總是那麼多。現在的傷口看起來比較不那麼嚇人了,但身體疲倦的程度相比過去,卻是有增無減。傷痕一樣的深度,流出來的血卻漸漸沒有那麼多,取而代之的是組織液,但也變少了。手腳總是冰冷,胸口深處在打顫。我得緊繃神經面對這一切,因為我外表無法顯示我身體的不適,或常態的低燒,所以更須深深承受這種無力感。
夜晚上床,皮膚流出水氣,指甲總是半意識,又好像無意識地摳抓著,直到早晨。我一直在這種感覺裡,從未深眠。於是早上起來,就好像沒有睡過一樣,疲倦不堪,整個身體都在紅腫發熱。於是找個可以不碰到嚴重區域傷口的姿勢,再睡到中午,一天就這麼過了,我甚至沒有時間完成我接的工作。



時間一天一天地流逝。

我很疲倦,但我還是要為了幾不可見的未來而努力。
因為沒有父母背後支持,我甚至不知道我可以再生病幾年。
我不能,也沒有這個資本。
我究竟要如何堅持?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